游艇会电子游艺APP

游艇会电子游艺APP > 言情小说 > 我家爹娘超凶的 > 正文 第二百四十八章 温情
    顾嘉瑶本身就是爱胖体质,虽然科学证明喝凉白开是不胖人的。

    但是她觉得自己就是喝白水都胖的类型。

    同样大吃大喝,甚至闺蜜吃得比她还多,可是闺蜜不长肉。

    顾嘉瑶曾经暗戳戳想着举起火把烧死那群刚吃不胖的人。

    毕竟,只有经历过减肥痛苦的人,才能明白吃不胖的人有多可恶。

    顾嘉瑶很少吃这么多食物,还都是肉类,可是她吃得肚皮滚圆。

    英国公夫人依然不满意,“以后瑶瑶就同我一起吃饭吧,我保证过一个月,就能让你圆润起来。”

    顾嘉瑶心头默默流泪,“不,我……不想太圆润了。”

    七八岁的孩童圆润显得可爱。

    她都十几岁了,正是少女发育时期,稍不控制饮食,后果太可怕了。

    虽然这具身体比以前爱胖体质好一些。

    不过顾嘉瑶可不敢冒险。

    蒋氏笑着说道“您不必为瑶丫头操心,她呀,有好吃的总是把少吃抛到脑后去。”

    他们一家原本就是北方人,占据的身体却常年生活在南方。

    精致小巧的饮食元没有北方菜色合乎口味。

    蒋氏坚信顾嘉瑶受不住诱惑,很快会丰满圆润起来的。

    用过晚膳后,吃多了顾嘉瑶在庭院中溜达。

    几个小姐妹在旁叽叽喳喳,夸奖顾嘉瑶走路的姿态特别好看。

    顾嘉瑶听着听着都觉得脸红。

    仿佛姐妹们为她呼吸都要鼓掌,真是厉害,都会呼吸啦。

    堂姐妹的热情推崇,让顾嘉瑶推翻了计划中的宅斗。

    同这群单纯可爱的姐妹,宅斗根本用不上。

    但是顾嘉瑶并不觉得以后的日子会过得轻松自在。

    毕竟几个堂姐妹的婚事都很艰难,又被炮灰的潜质。

    以前父母只养了自己一个剩女,如今挨个数过去,英国公府的小姐们都有可能成为古代剩女。

    顾嘉瑶苦思,去哪里找欣赏姐妹率直不做作性子的男人?

    不过,顾家小姐不曾为自己婚事发愁,依然快乐的生活。

    掌灯时,顾熙带着一身的酒气回到内院。

    蒋氏拒绝了英国公夫人的好意,先住进了英国公府的客院。

    毕竟蒋氏对英国公夫人的审美存在着怀疑。

    就算住进皓松院,她也要重新规划修整,而且她不想捞起食用鱼种植莲藕荷花。

    只要顾熙肯留下,英国公夫妻全都听蒋氏的。

    “爹,您怎么又喝了这么多酒?”

    顾嘉瑶端了一杯茶递给顾熙,“我听红五说起过,睿王殿下不怎么爱喝酒,用膳都很少的。”

    顾熙灌了一大口茶,润了润喉咙,“睿王的珍藏美酒太好喝了,啧啧,我哪里忍得住?”

    以前他就是酒中豪客,后来因为年岁大了,不敢喝太多。

    如今重返青年时期,顾熙哪会控制住?

    “况且原本我就是狂生,不喝酒怎么狂?我记得喝酒后,我写的狂草受很多人追捧呢,我这也是迫不得已合乎人设。”

    第一次,顾熙感到人设的好处。

    “我看只有石泽师兄能制住你。”

    顾嘉瑶冷哼,“你别以为年轻就糟蹋身体,等你老了一堆的病找上你,医术又比较落后,喝中药去病慢,古人可都是很难长寿的。”

    在现代,七十岁的老人一抓一大把,国家的平均寿命都七十多岁了。

    可在古代,有句话是年过七十古来稀,足以证明古代人寿命都不长。

    顾熙靠着垫子,醉意迷蒙,俊美脸庞染上一层微醺的潮红。

    “我觉得我这辈子已经值了……”

    有谁能过上两个时代?

    又有谁能返老还青?

    “当当当。”

    门外传来声音,“我听说熙儿回来啦?”

    是英国公!

    蒋氏低声说“你注意点,少说话。”

    顾熙慵懒随意。

    英国公推门进来后,眼睛一亮,熙儿太俊了,哎呀呀,他怎么运气这么好,生养出这么好的儿子?

    不是祖坟冒青烟,而是祖坟都爆炸了。

    “您这是……”

    顾嘉瑶轻声问道,英国公端着一个装满热水的木盆。

    他胡须花白,热水的潮湿湿润了他本来显得凶悍的眼眸。

    “我端水给熙儿洗脚。”

    十几斤的木盆在他手中如同草芥一般轻松。

    这句话却刺激得顾熙差点跳起来。

    “不……不用。”

    他可没有被老人端水洗脚的习惯。

    英国公快步走过去,把木盆放到顾熙脚边,“你别动,熙儿就让为父照顾你一次。”

    “就这么一次!”

    英国公声音多了几分哽咽,高大的身躯蹲在顾熙面前,“是我的错,让你流落在外,你也不用不好意思,以前我……我时常给宁远侯洗澡擦背。”

    “这些父亲该做的事,我都没有为你做过,如今我老了,即便能背起熙儿,你这样的风流名士也看不上我……”

    英国公着手为顾熙脱去鞋袜,顾熙被动挣扎,“我过得挺好的,他们也很照顾我,没您想的受苦。”

    “过得再好,我心里也不好受。”

    英国公说道“别动,熙儿,你别动。”

    顾熙的脚一点都不臭,因为他穿着熏香的衣物,反而带着一股淡淡的香味。

    上天格外偏爱顾熙,他肌肤如同荧玉,双脚更是白皙,指甲修整得整齐好看,脚趾如同白玉一般。

    英国公捏了捏顾熙的脚掌心,柔滑细软,再看看自己粗糙的双脚,不能比啊。

    顾熙的脚被英国公按在水中,丝丝的热气从脚心上涌,窜入顾熙的心间。

    “谁热不热?”

    “……不。”

    “泡热水据说能去潮,我在热水里加了一点药材,对你身体好,你在南方生活,怕是不习惯北地的气候。”

    英国公按了按顾熙脚掌的穴位,“以后你也得给我端洗脚水啊。”

    顾熙喉咙干涩,干巴巴吐出一个字“好。”

    顾嘉瑶已经闪身到一旁,以后父亲再也放不下英国公了。

    真情是世间最为难得的,也是最无法抗拒的。

    每个有良心的人都无法拒绝父亲的关爱。

    “好了,我洗好了。”

    顾熙把脚上的水擦干净,一把拽起英国公,“……轮到我给您拍脚了。”

    本想抗拒的英国公立刻不能动弹,口中嚷嚷着,“不行,不行,熙儿可做不了泡脚的活,你的手……是写字做学问的。”

    顾熙蹲下来,加了一些热水,“谁得手也不是专门写字,还能做很多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