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艇会电子游艺APP

游艇会电子游艺APP > 其他小说 > 潜行1933 > 正文 第二零三章 轻易过关
    两人的手紧紧相握,过了许久,袁丽香的手一翻,握住了耿朝忠的手背,在上面轻轻摩挲。

    “谢谢你救了我。要不是你的那个电话,恐怕我现在没这么好过。”袁丽香微笑道。

    “举手之劳,不过这并不代表你脱离了危险。租界工部局虽然为你说了话,但如果南京援引戡乱救国法,指认你为红党,那你还是逃不出去。”耿朝忠微笑着,任由袁丽香的手在自己手背上活动。

    “看来你真的研究了一段时间法律。”袁丽香笑了。

    “嗯,我在特务处内部考了律师执照,现在算是兼任警察厅二厅的法务,这样才能有机会接触到上层的一些东西,”耿朝忠顿了顿,“你知道,非黄埔嫡系在特务处内部很难升迁,我只能出此下策。”

    “你有心了,黑木对你要求太高了,特务处毕竟是一个严密的情报部门,想要一步登天哪有这么容易?”袁丽香想起黑木,依然有点惋惜,顿了顿,才用关切的目光看着耿朝忠道:

    “这段时间,你还好吧?”

    “我没事,不过代老板已经知道了‘红叶’的事情,现在正在内部调查,我也是怀疑对象之一。”耿朝忠抿了抿嘴唇。

    “真的?”袁丽香面容一紧,看了看四周。

    “放心,来之前我已经看过了,无人监听。”耿朝忠一笑。

    “哦。”袁丽香点了点头,此时虽然有窃听设备,但主要是物理监听为主,以两人现在谈话的音量,一般不会有什么问题。

    “现在我跟你说一些话,希望你记住,”耿朝忠目光闪烁,“第一,你承认自己为一些左翼人士送过一些书信,这样可以让南京有个台阶下,让他们不至于恼羞成怒;第二,黎智英已经认罪,他肯定会指认你,你一口否认就行,因为你当时并没有承诺他什么,这里面有疑点,但没证据;第三,黑木已死,马绍武招供也只在片刻之间,如果他指认你,就是一个极为有力证据。总之,你想要脱罪,只能求助于租界,力争审判在租界进行,否则,按照南京的法律,你必死无疑,最低也是无期徒刑。”

    袁丽香一边听,一边默默点头,伊达君带来了很多关键信息,包括马绍武已经认罪的消息,这个消息非常重要,一旦马绍武出庭指认,那自己猝不及防之下,很可能会非常被动。

    思考了好一阵子,袁丽香突然想到一个问题,抬头道:

    “如果马绍武招供了,你岂不是很危险?我已经把你在特务处内的身份告诉了他。”

    耿朝忠的眼睛微微一凝——该来的果然还是来了,按照袁丽香的智商,不可能想不到这一点,那自己,要不要把云蔚不是自己的情况告诉她?

    看到耿朝忠沉默,袁丽香以为他是在担心自己的安全,歉意道:“对不起,我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我不该把你的身份告诉马绍武的。”

    “有些话,我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你.......”耿朝忠斟酌着言辞,他已经下定了决心,决心赌一把,赌袁丽香会相信自己,“我在特务处内的真实身份并不是云蔚,云蔚只是我安排的一个替死鬼。”

    “什么?!”袁丽香的嘴巴张成了o型。

    “云蔚是一个幌子,他是我在特务处内部安排的一个替身,用来保护真正的‘红叶’。”耿朝忠加重语气。

    “那就好,”袁丽香轻轻的拍了拍胸脯,“我还以为,这回你也要遇到危险了呢!”

    袁丽香竟然如此轻易的就接受了这个说辞,这让耿朝忠的心里居然有一丝微微的感动,如果不是毫无保留的信任,根本不可能做到这一点。

    轻轻呼出一口气,将心底的丝丝内疚驱赶出去,耿朝忠紧紧的抓住了袁丽香的手,诚恳的说道:“你不会怪我骗你?”

    “不会,你能告诉我我已经很高兴了,这个消息应该只有黑木知道吧?幸好他死了,否则你还真的有危险。”袁丽香嫣然一笑。

    耿朝忠的心蓦地一松,看来是自己多心了,袁丽香根本没有意识到这有什么问题,以为只是掩护自己身份的常规操作而已。

    “我这边,你就不用担心了,主要是你,”耿朝忠看向袁丽香的目光中蕴含着情意,“如果马绍武指认你,你一定不能承认,就说马绍武垂涎你的女色,一直骚扰你,死到临头乱咬人,明白吗?”

    “这我知道,”袁丽香的眼睛里透出几分狡黠,“这我早就想好了,马绍武骚扰我不是一天两天了,上海人都知道,没人会相信他的。”

    “行,那就先这样,时间差不多了,我先走了,你自己小心。”耿朝忠站了起来。

    “等等,”袁丽香叫住了耿朝忠,一伸手,一杯水泼到了耿朝忠的脸上,在耿朝忠目瞪口呆表情中,娇声怒斥道:

    “滚!”

    耿朝忠无奈的抹了一把脸上的清水,走出了门外。

    ........

    “怎么样?”王天木又满怀期待的迎上前来。

    “王大哥,你看不到我脸上的水吗?”耿朝忠没好气的说。

    “嘿嘿,”王天木干笑了几声,“连你都搞不定,看来这女人确实难缠。”

    “关键是没法搞,”耿朝忠摇摇头,“不过马绍武那边应该快招了,对了,沈醉的照片搞好没有?”

    “搞好了,就等着你过去呢!”王天木呵呵一笑。

    两个人走到了马绍武的囚室前,沈醉正拿着一个信封等在那里,看到耿朝忠过来,连忙把信封递了过来,奸笑道:“方站长,好了,你看一下。”

    耿朝忠接过信封,从里面抽出一张两寸大的相片,相片上一个方脸姑娘正咧着大嘴,露着门牙笑,果然和马绍武有几分相似,不过最离谱的是,那姑娘脸上竟然也有几颗麻子。

    “沈兄弟,你怎么也找了个麻子过来?这不是画蛇添足嘛!”耿朝忠无奈的说道。

    “这不更像嘛!我费了好大功夫才找到这么一个极品,实在不容易呢!”沈醉有点委屈。

    “我真......”耿朝忠实在无言,顿了顿才说道:“算了,凑合用吧,我进去和马绍武说几句。”

    “行,祝马到功成!”沈醉抱了抱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