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艇会电子游艺APP

游艇会电子游艺APP > 言情小说 > 嫡女重生之赖上太子爷 > 正文 第144章 不认他为父亲
    144

    随国公府这边。

    秦卓峰拿着和离文书,兴高采烈的回了随国公府。

    他整个人都有一种神清气爽的感觉,总算是摆脱了昭阳郡主这个女魔头了。

    秦卓峰觉得自己仿佛重获新生了。

    其实对于他来说,只要没有昭阳郡主的生活,对他来说就是天堂了。

    混到这个地步,也真的是有点儿惨了。

    秦卓峰回到国公府第一件事,就是去见秦老夫人了,他要把这个好消息第一时间告诉秦老夫人。

    他们往后再也不会受到昭阳郡主的折磨了。

    他们秦家总算是摆脱这个女魔头,疯女人了。

    丫鬟通报之后,秦老夫人却不愿意见秦卓峰,这可让秦卓峰有些吃惊了。

    “你去通报,就说本国公有要事要见母亲。”

    那丫鬟又去了。

    秦老夫人正在闭目养神,她对这个儿子早就不抱任何希望了,虽然活着,但是和死了也没啥区别了。

    可一再求见,秦老夫人到底还是见了。

    秦卓峰进了东此间,秦老夫人却连一个正眼也没给秦卓峰,只是问道:“有何事?”

    其实秦卓峰也好些日子没来见秦老夫人了。

    昭阳郡主和秦老夫人的关系紧张,自然也不让秦卓峰来见秦老夫人。

    秦卓峰若是来陪秦老夫人用个饭,也会被昭阳郡主叨咕好几天,好几天不让秦卓峰有好日子过。

    久而久之,秦卓峰就很少来见秦老夫人。

    秦老夫人对秦卓峰,早就失望透顶了,这些年的糟心日子,全都是因为儿子不争气,她早就当没这个儿子了。

    秦卓峰也感觉的到秦老夫人的疏远,可内心的兴奋已经让他不在意这么多了。

    他连忙将和离文书递了过去:“母亲,儿子同昭阳郡主和离了,从今天起,咱们家和昭阳郡主再无任何瓜葛了,咱们可以安稳的度日了,再也不用受那个女魔头管制了,您也不会在受委屈了。”秦卓峰满脸兴奋的说道,然后克制不住跪倒在地,痛哭道:“母亲,儿子知道,这些年你受了许多委屈,都是儿子不争气,可这次,您再也不会受委屈了,昭阳郡主再也不会回来了。”

    秦卓峰流出的是喜悦的泪水,总算是熬到头了。

    秦老夫人这才正眼看了秦卓峰一眼。

    才发现秦卓峰满脸都是伤痕,却还哭的泣不成声。

    心里到底是有些动容的,哪怕是已经失望了极点,可终归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哪个做娘的能这么轻易的舍弃自己的亲骨肉呢。

    她结果和离文书,看了一遍。

    果然是真的,而且该昭阳郡主签字画押的地方,竟然是文炎帝的印鉴。

    “你进宫去见了陛下?”秦老夫人问道。

    “如果不见陛下,如何能和离的了呢?”秦卓峰反问道:“母亲,这些年,儿子让您受委屈了,也让卿儿受委屈了,卿儿呢,儿子想见见卿儿。”秦卓峰四处看着,也没看到秦卿卿。

    一提到秦卿卿,秦老夫人这气就不打一处来,立刻指着秦卓峰骂道:“你这个混账东西,你还有脸提卿丫头,这些年,可曾管过卿丫头一点儿吗?卿儿受了多少委屈,被昭阳郡主磋磨到了何种地步,也没见你帮着卿儿说一句话,你还是个做父亲的吗?”秦老夫人气的大骂道。

    秦卓峰也知道自己混蛋,内疚的不得了:“母亲,儿子知道错了,儿子往后一定改,现在昭阳郡主不在咱们家了,往后我会好好补偿卿儿的,给卿儿寻一门好亲事,风风光光的把她嫁出去,让她下半辈子再也不受一点儿委屈。”秦卓峰承诺道。

    秦老夫人一口啐道:“你个没良心的东西,到现在,你都不知道卿儿早就不在国公府了吗?”秦老夫人气的心口疼,可见秦卓峰对秦卿卿到底是不上心到了何种地步了,竟然都不知道秦卿卿已经搬去了陈国公府。

    秦卓峰满脸惊讶,他真的是丝毫不知情啊。

    因为他根本不敢打听秦卿卿的事情啊。

    之前,秦卿卿小的时候,昭阳郡主苛待她,惩罚她的时候,他也试图说情过,可结果就是换来昭阳郡主更加严重的惩罚。

    不单单是对待秦卿卿,对他也是,就是他们父女都别想有好日子过。

    所以后来他也就不求请了,只能眼不见为净,尽量不去关注秦卿卿了。

    如此十几年也就过去了。

    可现在他怎么也没想到,秦卿卿竟然不在国公府了。

    秦老夫人一边嫌弃着,咒骂着,总算是把秦卿卿的事情跟秦卓峰说了一遍。

    秦卓峰这才恍然大悟,原来卿儿去了平宁长公主那里。

    平宁长公主的人品,他还是信得过的。

    想来平宁长公主也是一番好意,才会把秦卿卿给接走的。

    “你如今知道了吧,你那好郡主把卿儿给逼迫到什么地步了,连平宁长公主这亲姐姐都看不下去了。”秦老夫人一脸怨怼。

    秦卓峰更是觉得羞愧,归根究底,这一切都是他的错,若不是当初他惹了昭阳郡主回来,也就不会有后续的这些问题了。

    弄得十几年都家宅不宁的。

    也真的是让人难以承受了,好在现在一切都过去了。

    “母亲,明天儿子就去陈国公府,接了卿儿回来,往后好好对待卿儿,绝对不会让卿儿在受到一点委屈了。”秦卓峰承诺道。

    “你先别着急,昭阳郡主那性子,你说和离,她能同意吗?万一她再杀回来了呢,到时候看到卿儿,这遭殃的还不是卿儿吗?等这里风平浪静了,再接她回来也不迟。”秦老夫人反驳道。

    “那也好,不过明天我想去看看卿儿,好些年,我都没敢看看卿儿,也不知道她长成什么样子列。”秦卓峰万分失落的说道。

    听了这话,秦老夫人就很想抽秦卓峰姐大嘴巴,自己的女儿,长这么大了,并且还住在同一个屋檐下,竟然说没看清她长什么样子了,这还是做父亲应该说出来的话吗?

    真的是抽死也不多啊。

    “你说这话,老身真想抽你一顿。”秦老夫人不客气的说道。

    秦卓自己也羞愧不已:“母亲,儿子也知道,一切都是儿子的错,可这些年,儿子也受到教训了,儿子过的也是生不如死啊,儿子不去关注卿儿,也是为了卿儿好啊,如果儿子关心卿儿一点,昭阳郡主岂不是要更加折磨卿儿吗?索性儿子就放任不管了,昭阳郡主对卿儿的折磨也能少一些。”秦卓峰解释道。

    秦老夫人听的更心塞,更加想要抽死秦卓峰了。

    也不知道秦卓峰这是什么脑回路,太清奇了。

    连这样的话都说的出来,这么说来,他还是保护秦卿卿不成?

    “你可以去见卿儿,可是千万别说这样的话,老身听了都只想抽死你,估摸着卿儿听了,只会更恨你。”秦老夫人捂着心口说道。

    秦卓峰顿时沉默了,他是想博得秦卿卿的同情的,可看秦老夫人的话,似乎这样的话真不能说吗?

    秦老夫人也懒得搭理秦卓峰了,就打发秦卓峰离开了。

    果然翌日一早,秦卓峰早早的就跑到陈国公府,要见秦卿卿。

    秦卿卿正在同平宁长公主,还有陈嫣用早膳,听了下人的回禀,也觉得有些吃惊。

    秦卓峰来看她?

    这怎么可能?

    秦卿卿太了解秦卓峰了,也太知道秦卓峰的为人了。

    说的难听点儿,秦卓峰就是昭阳郡主的一条狗,不,还不如狗呢。

    从来都是昭阳郡主让他往东不敢往西,让他打狗不敢骂鸡。

    比狗还听话呢。

    好几次,昭阳郡主当着他的面儿,打她,骂她,羞辱她,可秦卓峰连个屁都不敢放,甚至多看一眼都不堪,仿佛昭阳郡主打骂的只是一个陌生人罢了。

    最早的时候是,她也期待过父亲能保护自己,可后来,一次次的失望,她对秦卓峰,连个陌生人都不如了。

    陌生人也许秉着同情心,还能给与一些帮助,可秦卓峰呢,作为父亲,他是半点父亲的责任都没尽到过。

    “随国公来做什么?”秦卿卿问道。

    来禀报的是下人,摇了摇头:“随国公直说想见秦大小姐,别的没说什么?

    平宁长公主并不知道这里头的事儿,就说道:“叫他进来吧。”

    平宁长公主见秦卿卿的脸色不大好看,不由得问道:“卿儿,你怎么了?”

    “没事。”秦卿卿笑着说道,她自然不会怪平宁长公主,平宁长公主什么都不知道,让秦卓峰进来,也是人之常情。

    其实她心里也很好奇,这秦卓峰来这里是要做什么?

    平时秦卓峰对她从来都是避之不及的,怎么现在倒是上赶着来见她了,难道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正好三人早膳也用完了,平宁长公主让人收拾了一下,然后三人去了花厅。

    丫鬟也把秦卓峰带着去了花厅。

    秦卓峰见到秦卿卿,也晃了下神。

    他所说的话一点儿也不假,他真的是好些年没好生看过秦卿卿了。

    虽然秦卿卿是她的女儿不假,可他却也没尽过父亲的责任,基本上是一天的责任也没尽到过。

    他仔仔细细的观察秦卿卿。

    秦卿卿的容貌生的和孟氏十分相似,眉眼间一片温良如玉,和孟氏如出一辙。

    果真是一个亭亭玉立的姑娘了。

    秦卓峰这些年,是越来越怀念孟氏了。

    因为生活过得不如意,他就更加的怀念孟氏在的时候的日子。

    那个时候,过得才是正常人过的生活啊。

    越是怀念孟氏,现在看着秦卿卿,也就觉得越亲密。

    仿佛因为从秦卿卿身上,看到了孟氏的影子。

    “卿儿。”秦卓峰满脸动容,深深的唤道。

    这可把秦卿卿给吓坏了,秦卿卿完全懵了,不知道秦卓峰这到底是怎么了?

    这不像是秦卓峰的行事作风啊。

    秦卓峰对她从来都是避之不及的,别说这样慈爱充满温情的眼神了,平时连个正眼也没敢多看过啊。

    “随国公,您找我有事吗?”秦卿卿很冷淡的开口问道。

    直接把秦卓峰所有的温情都浇灭了。

    秦卿卿对他,竟然连个父亲也不叫,他们父女怎么到了这种地步了?

    这的确也是有些太可悲了吧。

    “卿儿,为父来看看你,你何苦对为父这么冷淡呢?”秦卓峰的神色有些不自然,似乎还带着责备的意思。

    秦卿卿噗嗤一声笑了:“随国公,咱们住在一个府邸多难,你从来都没拿正眼看过我,昭阳郡主责罚我,打我,骂我,的时候,您更是一句话都没说过,甚至为了不惹到昭阳郡主,您几年没陪祖母用过一顿饭了,连祖母你都不不管了,现在何苦来管我呢?”秦卿卿反问道,并且毫不留情的揭破了秦卓峰的脸面,把他那点子脸面扒拉的一点儿都不剩了。

    平宁长公主和陈嫣在旁边听着秦卿卿的话,都觉得太不可思议了,虽然昭阳郡主是个不好相与的,可这随国公未免也太没出息了吧。

    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呢,当真是太过分了。

    连自己的母亲和女儿都放任不管?

    “卿儿,为父也是身不由己的,为父是被逼无奈的,现在好了,为父同昭阳郡主和离了,以后她再也不会回国公府了,你可以跟为父回去了,不过你祖母说,等事情平淡一些,再接你回去,所以为父今日来看看你,卿儿,为父知道这些年对不起你,让你受委屈了,往后为父会加倍弥补你的。”秦卓峰兴奋的说道。

    这下子秦卿卿总算是知道原因了,竟然是为了这。

    原来秦卓峰跟昭阳郡主和离了,否则只怕给秦卓峰十个胆子,秦卓峰也不敢来见她吧。

    秦卿卿也许是太惊讶了,竟然没抓住事情的重点。

    平宁长公主却是一下子听出来了:“随国公同昭阳和离了?”她真的是好惊讶啊,她太了解自己的妹妹了,昭阳怎么可能答应呢?

    “是的,长公主,在下同昭阳郡主和离了,是陛下亲自恩准的。”随国公答道。

    “竟然是这样。”平宁长公主也有些意外,这秦卓峰也算是有本事,竟然能让皇兄亲自恩准了,既然有皇兄的恩准,那昭阳也无可奈何,毕竟皇命难为。

    “看来随国公对昭阳是半点夫妻情分也没有了,不然也不会为了和离之事这般欢喜了。”平宁长公主带着一丝嘲讽的口吻说道。

    “长公主所言不差,在下对昭阳郡主早就没有夫妻情分了,昭阳长公主折磨在下多年,折磨在下的而母亲,女儿,在下实难对她有情谊。”秦卓峰淡淡的说道。

    听到这话,秦卿卿却笑了,笑得冷漠,她满眼轻蔑的看着秦卓峰:“秦卓峰,你说这话,未免太小人了吧,如今,你将所有的责任都推到昭阳郡主身上了,难道你就没有责任吗?我告诉你,这些年,我都没怎么恨过昭阳郡主,她不管怎么对我都好,打我也好,骂我也好,罚我跪暗房,不给我饭吃,我都不怎么恨她,你知道是为什么吗?”

    秦卓峰摇头。

    “因为她和我没有半点关系,她没有生我,况且继母对继女,天生就是仇敌,她如何待我,我都觉得无所谓,因为对我而言,她也是个无所谓的人,可是我却是恨你的,因为你是我的父亲,生我的父亲,你知道吗?我年幼的时候,被打手心,被罚跪暗房,一天一夜不吃不喝的时候,我多么希望你能保护我,能护着我不受伤害,可你呢,你在哪里,你即便是看到了,你连一句话都不敢说,只是装作没看到,你可知,就在哪个时候,我就再也没有父亲了,到了现在,你却将这一切的责任推脱到旁人身上,当真是厚颜无耻到了极点。”秦卿卿毫不留情的斥责道。

    秦卓峰被秦卿卿数落的抬不起头来,连平宁长公主和陈嫣也满脸厌恶的看着他,直接把他看的落荒而逃,一刻也不敢待下去了。